第三章 再见师傅_诸界降临
笔趣阁 > 诸界降临 > 第三章 再见师傅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三章 再见师傅

  2024年太湾宣布独立,太平洋冲突爆发,华国与霉国在冲绳与吕宋进行多次战役,9月华国的航母舰队全军覆没,内陆的重要城市遭到轰炸,多亏潜艇部队力挽狂澜,不惜以自杀式袭击,击了沉霉国在太平洋上的所有航母,这才遏制了敌方的攻势,让战事陷入僵持。

  2025年日本空战爆发,两国空军在九州西岸,进行了人类史上最大规模空中决战,十天内两国共损失五千多架战机,依靠战斗机协同大量无人机的狼群战术,华国最终取得了战略上的优势,迫使霉国签署停战协议,两国都知道不能再打下去,否则随时可能遭到其它小国反噬,新年前夜战争结束。

  战后华国发生很大变化,国人的勇武之心被激起,各种武术格斗比赛兴盛起来,其中最有影响力的,则是两年一届的全国武道大会,比赛的冠军被称为龙头,龙头大受追捧成为全民偶像,如今的影响力远超影视歌星,受此影响各地也纷纷成立各种精武馆,国术班,一时国人尚武成风。

  坐在无人驾驶出租车上,窗外洛城中现代化的高楼大厦林立,已经没有一点轰炸后的痕迹,或许记忆只留在人们心中。

  师傅的老宅在蛟湖边上,那一片属于老城区,连着几座明清时的建筑,被定为重要文物,所以能一直保持风貌。

  传说古时湖中有蛟作怪行风弄雨,百姓不得安生,于是人们在湖边建了龙王庙年年祭拜,这湖就被叫做蛟湖。

  老宅是曾经龙王庙的一部分,后世改建已经看不出庙宇的面貌,小的时候老师只有自己一个学生,只因为在这学武,林同习惯称这里为武馆。

  再熟悉不过的老宅,林同今天终于有勇气回到这里,推门进入,他的心忐忑不安,害怕如果那个人也不在了,自己将真的孤独无依。

  直到看见躺在竹椅上的老人,他一下子愣在哪里,眼泪也无法抑制拉,“师傅“林同跪倒在地痛哭起来。

  “练剑?”老人熟悉的声音传来。

  “练剑,”林同激动的答到,他害怕师傅不愿再收他。

  “侧斩一万剑,”老人悠悠道。

  林同的到来,老人没有表现出任何激动,也没有因为这个弟子多年不来,而有任何生气。

  只是像以前一样,让他直接练功,而对于林同来说,和以前一样,这或许才是最大的安慰,他从架子上拿起一把木剑开始热身。

  侧斩是很基础剑招,从脚部发力带动腿部,再带动腰部肩膀侧身斩出一剑,然后迅速收剑做回守势,这一剑看着简单,但要做的标准,必须调动全身肌肉,普通人斩出几十剑就会浑身酸痛到达极限,而林同以前最多一次练过两千剑。

  每一剑都要做的完美并不容易,以前练这一剑时,林同没少挨打,姿势不标准,发力不对,用力过满,收剑太慢,都会挨打。

  林同从上午开始练剑,下午身边多了一个女孩,林同一直咬牙沉浸在剑术中,他甚至没有看这女孩一眼,可女孩对林同却很好奇,自己来了一年,第一次看到有其他人在这学武,练功时偶然偷看林同,发现这个人练剑时杀气腾腾,眼神非常恐怖。

  林同的师傅早已发现不对,他不明白这个徒弟为什么会有这么大杀性,要杀多少人,才会积累这样的杀气,他这几年到底经历了什么。

  此时林同双眼赤红,身上青筋暴跳,身边的女生已经吓的躲到师傅身后,不敢再跟他一起练。

  林同斩到6000剑时已经突破了自己的身体极限,那感觉就像回到那片战场,不死你死就是我亡,只有不停杀戮。

  “停!”一声大喊打断了林同,他感觉有人挡在了自己面前,挡我者死,林同一剑斩出。

  突然手腕一痛,林同的剑被挑飞,同时身体失去平衡,摔倒在地。

  林同一下子清醒了过来,站在面前的正是自己的老师啊,难道自己刚才向老师出剑,我这是怎么了,林同彻底懵了。

  “阿晴,你今天就练到这把,你先回去,”师父道。

  林同这才注意到这个女孩,他知道中午有人跟他一起在练剑,但他太专注了,并没在意是什么人,现在才发现是一个和自己年纪差不多的女孩,对方张的挺漂亮,头发简单的扎成马尾,一身纯白的练功服,看起来英姿飒爽。

  这大概是师傅新收的学生吧,林同朝着对方点点头,可他只看到女孩眼睛里的慌乱,她在害怕自己,林同觉得莫名其妙。

  “你跟我来,”师傅示意林同。

  院子是四合院结构,后面还有一进,后院里种了一棵樱花树,这树不知道长了多少年,树冠庞大,这季节满树樱花已开,片片花瓣飘落煞是好看。

  从这个院子,隔着湖可以看到城中心的高楼,远处林立的是现代风格的大厦,自己身处的却实古典的四合院,古今的交汇让林同有些醉了。

  说到底林同只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年,家庭的变故让他早熟,参加降临计划后,对于唤醒父亲的执念,让他每天绷紧心弦,他有太多的压力,而第一次降临,所遭遇到的杀戮更是让他走进极端,此刻站在树下,他的心终于得到一丝宁静。

  “你的心被杀戮污染了,你已经不适合再练剑了,”师傅道。

  “为什么?”林同问道。

  “一个剑客被杀戮蒙蔽心灵,你已失去了对剑的控制,成了剑的奴隶,不是徒造杀孽,就是被人轻易杀死,如此你还练什么剑,让你当个祸害吗?”

  这话让林同愣住,师傅说的不错,刚才自己就发疯了,竟然向师傅出剑,如果不是面对师傅而是一个普通人,自己可能已经酿成大祸。

  “那我该怎么办?我不能放弃,我还有事要做,”林同急忙问道。

  “办法只有一个,先练心,我们这一派的功夫讲究水火并济,剑法练到一定境界,就必须要修炼剑心,人的身体最终是要服从心的指令,但人心有时候是矛盾的,会受很多因素影响,在这种情况下,你又能对手里的剑掌控几分,只有做到心与剑合,才能真正发挥出所有实力。”师傅慢慢讲道。

  “最近你就不要再练剑了,就在这住一段时间吧,”说完师傅转身离开。

  蛟湖边的这片老区,老街小巷白天非常热闹,一早林同出门绕着蛟湖跑了两圈,又买了早点回来,陪师傅吃饭,不能练剑他又就溜达着出去逛街,小时候都是晚上过来练功,好像还真没有好好逛过。

  这里早已经被开发成旅游区,出了胡同就是一条仿古步行街,来洛城旅游的,大多都会来这里逛逛,今天是周末,早上点已经有不少游客,沿街店铺也全都开张了。

  在一家小店买了个菜肉火烧,林同吃的津津有味,老板号称他家是祖传四代的手艺,也不知道是真是假,不过火烧真材实料,食客们都吃的赞不绝口。

  出了小店,一个身影映入林同眼中,这是个身材高挑的女人,戴了口罩和墨镜,遮的很严实,看起来是个普通逛街的游客,不过多年练武的经验让林同肯定,这人也是个练家子,还是个高手。

  两人错身而过,对方似乎也看了林同一眼,只是隔着墨镜林同不能肯定。

  为什么感觉有点熟悉,自己似乎见过这个人,但是对方挡的严严实实,完全看不到脸,或许只是个错觉罢了。

  既然准备在这长住,林同找了家大超市,买了一套日用品,几件替换衣服,又买了一堆食材,准备回去给师傅好好做顿饭。

  回到老宅已经快到晌午,推开大门林同立马觉得气氛不对,家里太很安静,他两手拎着东西刚跨进去一步,突然左侧一道劲风袭来,他只能迅速向前闪开,结果左手的袋子被踢碎,买的牙刷毛巾散落一地。

  林同回过身,这才发现一个人堵在了大门口,正是早上步行街遇到的神秘女人,只是这人现在只带了墨镜,没戴口罩,林同本来想问“你是谁?”

  但看着这个女人的脸,他发现自己真的认识,虽然对方还戴着墨镜,但他肯定这人的身份,只是真的是那她吗,对方怎么会出现在这。

  这个女人身高至少一米八,比林同还要高半头,此时对方嘴角扬起,露出莫名的笑意,手在身后轻轻把院门合上。

  当林同还在因为对方会出现在这里,感到震撼时,她已经大步逼近,一拳打向自己,这是要直接开打的节奏。

  林同没想到对方一句话没有直接出手,而且这一拳简单粗暴,速度非常快,林同的左脸结结实实的挨了一拳。

  脸上变的火辣辣的疼,但林同心里却非常兴奋,因为是周向红打了自己,这要是说出够自己吹的。

  周向红是谁,那是这一届全国武道大会最大的一匹黑马,是这一届打进十六强里唯一的女性,并且是还一位强大的剑客,更是林同的偶像,作为打进年度决赛唯一的女性,她被组委会重点宣传,已经是全民皆知的明星。

  林同反复看过周向红的比赛视频,他从这位女剑客的剑术里获益良多。

  只是对方突然出现在这里,并向自己出手,这让林同有点措手不及。

  挨了一拳后,对方并没有停手,紧接着一个侧踢,袭向林同胸口。

  刚刚的一拳挨的并不好受,林同打起精神来全力应对,他的徒手格斗,是小时练的通背拳,这是一种在华国流传很广的拳法,只不过小时候学剑为主,拳法并不精通,加入研究所后,有专业教练传授了《第七套军体格斗术》,蹩脚的名字不能掩盖这是一套强大的搏击术,所有招式都有量子计算机分析改进极为实用。

  林同在这套格斗术上下过苦功,在基地里他甚至能和教官对打,寻常五六个人根本不是他的对手。

  而现在林同自以为傲的拳法,在周向红面前却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,刚过十招自己又中了一拳两脚,还好对方有留手,不然刚刚左肋的一脚,自己不会只疼不伤。

  疼痛也激起了林同的战意,奋力应对起来,军体拳里擒拿的招式占了大多数,可面对周向红自己根本近不了身,对方好像总能看穿自己的意图,打到三十多招,林同又挨了一拳三脚。

  最终林同奋力飞身一脚,却被对方在空中截下,身体失去平衡,重重栽倒在地。

  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prpnz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prpnz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